卷廿六 长歌狂 第1632章 年少意气折金人

文 / 林阡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????无论完颜璟是不是装,有一点是明确的,他对曹王府真的忍无可忍。

????这几日一路风尘背对着京兆府往中都赶,完颜璟心里别提多郁闷:不同于完颜匡的人乔装扮作川军,曹王府那路兵马是明目张胆跨境,人数再少可是他们也代表大金,坐实了吴曦对蜀民造势的“金军入境”,偏巧又发生在金廷宋廷休兵和谈的间隙……

????值得一提的是,当初之所以没想到放弃秦州来奇袭兴元府,完颜璟的思路多半也是被两国的表面和平给束缚住了。

????可曹王府这样的行为代表了什么,背盟!毁约!掷在韩侂胄那边的重话全都打回到自己脸上,完颜璟太难堪,只觉得没面目见人。对内可以痛责欺君抗旨,对外哪能说我大金皇帝驾驭不了臣子?

????抗旨也便算了,那你们倒是赢给朕看啊,高手堂轰烈地开过来,却惨败得踪迹全无!!宋廷那个本就难缠的使节,不知又要在谈判席占到怎样的上风。完颜璟攥紧的拳稍一松开全是冷汗:高手堂要是又一次全体被林阡夫妇抓去了,甚至因为曹王受辱而萌生了反意倒戈相向,朕是真的要被他们合二为一、威胁得全国退兵吗!?

????不得不叹“愚者多自负”,当初完颜匡那个“名义救曹王实际杀曹王”的计策看似完美,却忘记去考虑“为渊驱鱼”把曹王府和宋盟整合在一起推翻大金!!

????好在,完颜赛不和完颜匡都告诉完颜璟,武休关之战的结尾杀出一个不速之客激得曹王和凤箫吟父女反目……那真是不幸中的万幸,朕所想的为渊驱鱼两派合一不会发生,可是……林阡夫妇俨然都已经证实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是不堪一击。高手堂若真扛不下正面冲突,最好的结局也是全军覆没,那宋盟的兵锋还有谁能刹得住?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!?没想到开禧北伐和泰和南征才刚落幕,林匪就扩张得这么快……

????“谈判的事,绝对不能再让步,趁林匪可能对大局有私心、或许宋廷还被隐瞒着消息不知情,完颜宗浩你赶紧……”完颜璟这口恶气咽不下,全然撒去了完颜宗浩的身上,“先前的五项条款,一个都不能改!”尽管下令封杀了曹王府,可为何看到急递铺的人时,完颜璟会气急败坏得那么难过……

????完颜宗浩一收到信,转身就把气撒在了宋廷那个叫方信孺的使节身上,抓紧时间又提出“增加犒军钱”等新条款,希冀能捞一些是一些,尽可能地以战养战——

????当方信孺奉两国“和议草案”三赴河南,不料突然遭遇这完颜宗浩反悔,还扬言“莫非谓我刀不利么”要挟。闻变,方信孺镇定自若,不为所动,面对金国提出的无理要求,据理力争,坚决不从;完颜宗浩怒极,下令将他活烹;命在旦夕的方信孺被绑得死死却还横眉冷对:“拘禁金国是死,辱没使命也是死,还不如死在这里!”完颜宗浩无奈,只得放他南归。

????方信孺年纪轻轻,大智大慧,守志报国,其后事迹遍见史籍,受到“年少奉使,而以意气折金人”的高度评价。

????完颜宗浩极力冷静之后,则上奏完颜璟称,这姓方的使节颇有胆识,或是因为李君前在淮北大盛给了他底气,也有可能宋廷消息并不闭塞、早就知道了西线林匪的战事结果。

????闻言,完颜璟对宋盟更恨,对曹王府更……爱恨交织。

????

????曹王府此番奇袭兴元府,虽已饮过易水之别的酒,但就像战狼说的那样,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,当然还是向死而生的。

????对于战斗的结局,他们曾经有过如下构想:

????上策,我等大部分人钳制住林阡与他平手,趁林阡忙于安抚当地蜀民甚至与吴曦兵马缠斗时,全力提供至少一人脱身去与孤夫人会合救出曹王;

????中策,我等败而林阡胜,但一直关注阡陌之伤的完颜匡和吴曦,必会临阵调控起曹王的生死,曹王虽会受辱更甚,但生机可以延长;

????下策,我等与林阡刚好战力抵消两败俱伤,完颜匡直接宣告胜出,曹王不幸薨逝,大金的未来只能靠不曾抗旨的新秀们……

????形势却莫名发展到了下下策,林阡战力高强到……高手堂无一能够脱身!而当曹王府败、林阡胜,完颜匡竟没来得及调控曹王生死,因为吴曦被人在千军万马之中探囊取物斩杀……

????原以为要经历一番斗智斗勇的武休关,由于吴曦部将在群龙无首后接连倒戈,居然一线之间就恢复进了南宋版图……可恶的是,毛将焉附的完颜匡九死一生逃出,可喜的是,曹王没有薨逝,然而后来却生死难猜。

????小瞧了谁,凤箫吟?王喜?禄姓元老?紧接着林阡再也不用投鼠忌器,直接号令厉风行率军开入了太白境内,宋盟几乎没费一兵一卒焉能两败俱伤,高手堂寡不敌众元气大伤无力回天仓皇北顾……

????原计划与曹王把酒共饮的大散关旁,壮士们默默喝闷酒都眼圈通红着,

????恨不能将身躯化作一抔土报效家国,如何竟落得这公私两难进退失据!

????“西线和曹王一起落在了林阡的手里,眼下最好的后招,就只能是围魏救赵。”战狼先打开了话匣,伫立眺望远方山东,“那盘棋我下得比林阡早,若我去,则林阡不得不加快去;这里留人,也算声东击西,伺机可救曹王。”

????“好,我跟段大人一起去,卿大人、高将军可做第二拨?”薛焕不假思索,既是请缨、担负起第一拨牵制林阡的重活,也是从监督战狼的角度出发。现阶段曹王府了解战狼还在隐性魔态的人不多,眼见战狼这段时间都平心静气,都以为他先前和林阡的麦积山大战入魔是意外。不同的是,薛焕听过轩辕九烨的建议,心知必须限制任何人彻底遁入魔道的可能性,因此长久以来他都关注着战狼的一举一动。幸运的是,兴元府这场必须机密、团结、有进无退的闪电奇袭,战狼或是听了林陌的号令,或是受了林阡的压制,未能失控地摧损关隘、殃及无辜。

????唉,应该还是受了林阡的压制吧。不同于曹王府高手们身上都挂彩,病愈后的林阡不再体虚,大概是喝了不少汤药的关系,明明没作低估,竟然还被小觑。曹王府虽蓄了满腔热血来,却连障眼法也没办法施展,谁都没能过得去林阡的那一关。何况当时给林阡掠阵的,还是南宋的另一个无冕之王独孤清绝!“他们太强。”高风雷沉闷已久,答非所问,道出所有人的心声。

????“若是山东矛盾升级,则林阡必走,但凤箫吟必留。林阡重心虽移去山东,留下来的却应该也强将如云。”卿旭瑭说,也许根本用不着高手堂引,林阡会因为对人才济济的后方放一百二十个心而自行前往山东,“反观我们已成乱党,西线依旧不好打?”还没说完,就被战狼瞪了一眼。

????说话间,封寒一直站在山头,酒开了一坛一坛,喝了一坛一坛,扔了一坛一坛,始终没有说话,据控弦庄打探说,孤夫人很可能是死了……曹王府众人谁不知封寒痴情?没人敢去打扰他。明明夏风,如刀剜心,他们本来都想喝封寒和孤夫人的喜酒。

????气氛压抑到最低点,忽然却听一人笑:“有七成胜算。只要段大人真的为我拖缠林阡,一直不教他有回来的机会。”

????众人皆是一惊,散落的目光纷纷找到焦点,曼陀罗笑容满面、眼含崇拜之情:“就知道驸马有后招!”

????“什么?”战狼问。

????“不合作的两路,不如一路。”林陌这话一语双关。

????既说完颜匡和金帝——

????“短期内,完颜匡确实会甜言蜜语哄得完颜璟将我们诬成乱党、游离于江湖之远,可那又如何?拜凤箫吟所赐,完颜匡的麾下们一战全消,未来无论是夔王还是林阡他都对付不了,所以完颜璟静下心来,纵使再如何恨,也敌不过悔,绝不可能真将我们赶尽杀绝。我们迟早会脱离乱党、回到主攻之位,以曹王府外的另一种形式,静候便是。”林陌笑着说,透出一种“何愁他完颜璟不回来找我们帮忙”的魄力,“陇陕此地,术虎高琪、完颜纲、完颜合达、移剌蒲阿、郭蛤蟆,也还保全,且听我们的号令,时刻配合反攻川蜀,只要林阡回不了头。”

????又说南宋官军和义军——

????“我军此番之所以败这么惨,表面是因为凤箫吟胆气过人,实际却是因为有一个人对她通风报信,可这个人,却因为其上级的私心而不能得到他想要的功名,迟早要给凤箫吟后院起火。”林陌话中的“上级”,是安丙。连林阡都暂时料不到其深度的安丙,林陌却能了如指掌,那是因为林陌在第一场秦州会战前,就收到了一封匿名信指证安丙陷害孙忠锐。而正是这场武休关之战以后,那封匿名信有人认领,“这个人”就是对凤箫吟通风报信的王喜。私心驱使着他一而再再而三地通过刘昌国来给术虎高琪报信,捅出来的全是安丙的更多案底;术虎高琪,果然也就只对林陌绝对互信……

????虽说决意抗旨之前,林陌还不知道这个人是王喜,但已然因为他送的这封信而明确了安丙不是省油的灯。把川军弱点牢牢按在腕底的林陌,为曹王府作出了一个愚蠢的自戕之举?当然不是,是置之死地而后生,是避其锋芒击其惰归:“未来川蜀,在林阡走后,还有的是好戏。” ( 南宋风烟路 http://www.xiushu8.com/3/3403/ 移动版访问:m.xiushu8.com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秀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www.xiushu8.com